网站首页>旅游文化
普兰服饰:价值连城的孔雀服
2019-03-30 22:00:07     来源:阿里旅游     
0

20190330_215328_003.jpg

科迦村的房屋,基本都是石砌建筑,两层,楼上住人,楼下则作为生畜的关养地,或用来堆放柴草,与其他地方的藏式民居相比,倒也没有太多特别之处。但要说起科迦村中百姓的传统服饰,则又不同了。

科迦服饰,因其从上到下镶满了天然珊瑚、绿松石等珠宝,有价值连城之说。

这些服饰,当地百姓及一些媒体文章最常见的说法是,与普兰盛行的洛桑王子的故事有关。说的是那位善良美丽由仙女变来的王妃,因不堪忍受其他嫔妃的妒忌和迫害,最后幻化为孔雀飞走,百姓为纪念她而模仿孔雀开屏的样子制成此服饰,因此也被称为“孔雀服饰”或“飞天服饰”。

其实,与美轮美奂的服饰形制及缀满的昂贵珠宝相比,我更在意的是她们头顶上戴的帽子——“坚琼”,科迦方言这样称呼,意为“戴在头上的饰物”,难道不正如大鹏鸟的翅膀或者犄角么?这么说的话,那这种帽子和象雄人的鹏犄王冠,又有着怎样的联系?目前,还不得而知。

总之,科迦女性的服饰,以及这里一些特别的风俗,或许正是开启象雄文化的一把密匙,很值得去深入探究。比如科迦村自古就有的夫妻分居现象,男女结婚成家后,男人仍需要回到自已家里,只在逢年过节或者农忙时节相互走动。也就是说,过去科迦村一般家庭里,多由女儿掌权,生养的孩子也多由女方家庭养育。换言之,一家人儿子的孩子总是放在妻子家养育,而这位儿子,在自己家中又多替姐妹们生养的孩子出力,尽义务。这往往让其他地方的人笑话,说科迦人替别人养孩子,当舅舅。

当然,男女分居并非意味着可以随意,而是一旦确立关系,即使分居,也得忠于对方,否则会受到责罚。过去,普兰县赤德、多油、吉让等地,均存在这种男女婚后的分居现象。现在的年轻人,则开始摒弃这一习俗,选择结婚后住到一起。

有学者分析,这是一种带有女权主义倾向的婚俗。如果确是如此,我在想,科迦村这一带会和《大唐西域记》中提及的“女儿国”有什么联系吗?因为《释迦方志》有载:“东女国,又名大羊同国。”只是不知道曾属象雄属地的普兰科迦一带,是否和传说中的东女国或大羊同国是一回事。

科迦村的独特风俗:“男人节”和“雪居巴”求婚

抛却历史记叙的纷繁复杂及真伪不说,直到现在,科迦村还颇有一个有意思的节日,冥冥中也似是对“女权主义”的一种注解,那就是这里的“男人节”。男人节每年藏历2月11日至15日举行,节日的主人,便是村里年满18岁以上的男人们。

节日期间,他们都集中于科迦寺门口,喝酒吃肉,看戏跳舞,简单说就是只负责享受,而妇女儿童则只有伺候或者围观的份。节日由村里有威信的老人统筹操办,直至节日过完,男人们光享受不付出的权利才会被“剥夺”,生活归于常态——有人认为,科迦正是因为多由女性掌家,所以才给弱势的男人特设了这样一个节日,让他们每年做一回主人。

此外,科迦村还有一种极具戏剧色彩的“雪居巴”求婚方式,让人津津乐道。即某男方家庭若有意于某女方家庭,则由这位男子的父亲、父亲的岳父以及父亲的兄弟数人,穿上新衣,戴上金花帽,手捧哈达和青稞酒,要在清晨时分来到女方家门口,先在门楣上点上酥油,然后再在离大门口十多步的地方摆上酒壶,站着等待女方主人出来应婚。据说为了娶到心仪的媳妇,有时男方站在女方门口多达十几天。而如果女方家庭根本无意于男方家庭,不愿同意婚事,事先又有所察觉的话,女方家人可能会早早把住大门,让男方家人无法在门楣上点上酥油,这样男方便没有“站门口”的资格了。

追溯雪居巴的由来,则充满人性,据说是因为最初时,科迦村的求婚方式深受近邻尼泊尔,特别是尼泊尔夏尔巴人的影响,也盛行“抢婚”。但抢婚,往往会因为男女双方意见不和而造成流血事件,最后不欢而散。所以,某一任的普兰宗宗本便宣布,废除“抢婚”方式,并规定以“站门口”取而代之。但近些年,这种站门口的求婚习俗已几乎消失。

这几年,我在喜马拉雅山的中尼边境地区如吉隆等地,仍然看到一些村庄里还盛行“抢婚”习俗,但也早已经演变为“文明”抢婚,而非硬抢了,也就是说,要男女相互心仪时,才能“抢”。“抢婚”已只是外在形式,人们的婚姻习俗,也早已在朝着更为人性化的方向迈进了。

责任编辑:普琼
CC国际组织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西藏地县
西藏地县
公安备案号:藏公网安备 54252102000001号 ?? 工信部备案号:藏ICP备14000082号 网站标识码:5425210001 ?? 版权所有:阿里地区普兰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897-2602532

公安备案号:藏公网安备 54252102000001号
工信部备案号:藏ICP备14000082号
网站标识码:5425210001
联系电话:0897-2602532
版权所有:阿里地区普兰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