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旅游文化
普兰科迦村与寺:一颗石头引发的故事
2019-03-30 21:51:40     来源:阿里旅游     
0

普兰着名的科迦寺,位于县城东南方向接近中尼边境的位置,那里距离县城大约只有18公里,现在已全程柏油路。

20190330_215328_000.jpg

来历:一颗石头的故事

关于科迦寺的来历,无论当地人口述,还是史册记载,都充满神性。根据普兰王史的记载,科迦寺的修建是和古格第三代王柯日有关的。在他未成为古格王之前,先以普兰王的身份居住在噶尔东估卡尼松城堡,他先对祖父吉德尼玛衮时的九层王宫进行了扩建,而后,又阴差阳错“创建”了科迦寺。

故事说的是很久以前,科迦村所在地方,人烟稀少。西北面山坡上,今西德寺位置,有一位大师在那里修行。大师的徒弟,每晚打水时总能看到杰玛塘那里有一处光亮。为了提醒自己将消息告诉师傅,徒弟将一块石头装在衣袍中,当他给大师递茶俯身时,石头便滚落到了地上。于是徒弟想了起来,赶忙将光亮之事告诉了师傅。师傅吩咐徒弟,在发光的地方做一个记号。第二天,师徒一起前去察看,发现发光的地方是一块很特别的石头。大师对徒弟说,这便是“阿莫黎噶”圣石,它的出现,预示着此地将有一位神灵到来。

与此同时,柯日王那里,一天突然来了七位奇特的印度行脚僧人。他们向国王寄存了七袋物品,并相约若他们三年内不回来取,物品归柯日王所有。三年过后,行脚僧人未来,国王打开包裹,发现是七袋灿灿亮的银子。柯日王请来查莫林扎巴大师,询问该如何处置这些银子。大师称,此为佛道佳礼,你应该用它们为众生行善积德。

依照大师指点,柯日在噶尔东修建了色卡尔大殿,并带着银子到了今天席尔瓦以东的尼泊尔领地,请着名的尼泊尔工匠阿夏达玛和克什米尔工匠旺估拉铸造一尊银制文殊菩萨像。文殊菩萨像铸造好之后,柯日请来了大译师仁钦桑布为其开光,而后用木轮马车运往噶尔东城堡。

这尊文殊菩萨像一路经历雪山、森林,均畅通无阻,然而经过杰玛塘之地时,马车突然被圣石阿莫黎噶卡住,再也走不动了。然后文殊菩萨像开口说话了:“吾依附于此地,扎根于此地。”

柯日王听后喜出望外,在杰玛塘地方建筑了佛殿,并把文殊菩萨供于阿莫黎噶大石上。其后,柯日王之子拉德,又逐渐修建了其他佛殿,并用大量珍贵珠宝和白银,为银质文殊菩萨像制作了拥有30朵莲花的宝座,这后来又被幻化为神奇的传说,说是文殊菩萨的背光及阿莫黎噶石座的装饰,皆由天神完成,后因香灯师的提前闯入,个别莲枝花瓣和陪衬物未能完工。

“科迦”,在藏语中便意为“依附于此地,扎根于此地”,总之银质的文殊菩萨来到此处后,就开口自言不再离开,这是科迦寺名的由来。其后,寺庙附近渐渐聚集起村落民居,科迦村也由此而生。

而后,故事雷同,据说到了柯日之孙、拉德之子纳木衮德时期,瞻巴拉神显灵,来了一群蒙古商人,留下了数驮刻有瞻字的藏币,三年逾期未取。新的布让王遵照先祖嘱托,又请能工巧匠在文殊菩萨的左右手分别铸造了银质的莲花手和金刚手菩萨像,从而完成了科迦寺主供的银质文殊三尊佛像,被称为布让文殊觉沃。

科迦寺:深深深几许?

其实,与西藏许多寺庙相比,如今的科迦寺,还算得上是保存完好。我们从觉康大殿开始参观,神圣的银质文殊三尊佛像就在这里。对于这三怙主菩萨像,有一种说法,这些佛像在文革中遭受过一定的破坏,因而进行过部分的修复,据说在上世纪初西方探险家所拍摄的照片里,那些银质的菩萨,身体呈优雅的S型,以腰部为轴心,头和胸转向不同方向,是典型克什米尔风格的佛教造像艺术。我仔细瞧了瞧,可惜因为被彩衣重重包裹,看不出什么端倪。而圣石阿莫黎嘎也被佛座包住,已看不出其形态。

参观完供有银质文殊三尊的科迦寺觉康大殿,我和同伴非常想看到传说中的那道隐秘“夹墙”,还有夹墙里那些可能属于象雄时期的佛像。但寺内僧人显然并不想对外展示这些,对于我们一再的请求,总笑而不语。

其实,就在觉康大殿文殊三尊佛像的背后,有一条狭窄而又黑暗的转经道,我们在僧人和他的带领下,从那里转了一圈出来后,有一条通往二楼护法神殿的梯子。在梯子上到神殿的位置,对面墙壁上开有一个小小的“窗口”,里面黑咕隆咚。我们在普兰请的当地“翻译”,已经告诉过我们,那里面就是出土了本教佛像的夹墙。正好僧人不在,同伴在我的支撑下好不容易爬到洞口,瞅了瞅,回首向我无奈摇头,说里面什么也看不见。

“翻译”神秘一笑,说里面早就空了,那些佛像早被寺里僧人们“珍藏”起来了,一般情况是不给看的。我们只好怏怏而下,连再参观护法神“班丹拉姆”殿堂的兴趣都已不高。

20190330_215328_001.jpg

出了觉康大殿,我们来到藏文名为“嘎加拉康”的百柱殿。也有人认为,百柱殿才是科迦寺最早建造的大殿,也就是公元996年,由古格王柯日供养,大译师仁钦桑布主持修建的。这种观点主要的依据是,百柱殿的平面,呈多边“亚”字形,托林寺的迦萨大殿也是这种形制,是大译师在阿里建筑108座寺院的基本形制。并且《仁钦桑布传》中记载,科迦寺与札达的托林寺以及拉达克的聂玛寺,是同一天建成,然后由仁钦桑布分身三处,同时开光的。百柱殿的门框、门楣雕刻精美,构造复杂,是价值极高的建筑艺术品。

进入片石地面的大殿之内,殿内原供的佛像均已无存。除了中央大殿的壁画为20世纪80年代重绘外,其他壁画均已残破。另在南侧殿堂“桥居拉康”墙面上,残留有结禅定印、跏趺坐佛及二侍卫菩萨和多位佛母的壁画,周围环以小像。在桥居拉康西北角,残墙上的壁画风格,与托林寺及札布让的王宫遗址壁画风格比较接近。

转完百柱殿的所有殿堂,在快出殿门的右手侧一角,半空中悬挂着各种实体动物的躯壳。有阿里可见的野生动物熊、狼、羚羊,有家畜牦牛,还有十分粗大的蟒蛇,以及张牙舞爪的老虎,明显来自于热带地区。朋友说他在这里找到了一丝原始本教的感觉,我倒是觉得,那此自然、宗教的元素,更像是从喜马拉雅另外一面的印度、尼泊尔及克什米尔地区传来的。

20190330_215328_002.jpg

出了科迦寺,阳光雪暖。可能是海拔降低了不少的原因,虽然头天的雪很大,可站在科迦寺和科迦村中,并不觉得有多冷。置身于阳光中,看着对面那一簇挺拔俊俏的雪峰,反倒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其中,被尊为“长寿女神峰”的冈次仁雪山,过去也是普兰包括科迦村一带人的大神山,但转山路线极为险峻,转山人就慢慢选择去距离不是太远的冈仁波齐、玛旁雍措,或者干脆就在科迦寺转经,转冈次仁雪山的人就少了。

曾经的科迦村人,都是在科迦寺建成后,从别处搬迁而来的。还有一些,是朝拜的民众留下来的。现在的科迦村,大部分的房子就建在科迦寺外向阳面的山坡上,守望着冈次仁神山,而孔雀河则从村前流过,再穿过不远处的席尔瓦山谷,进入尼泊尔。孔雀河对科迦人意义重大,除了灌溉滋养田地,也是科迦人死后的归宿——因为这里少鹰,村民去世后多采用水葬。

责任编辑:普琼
CC国际组织
网站地图
网站地图
西藏地县
西藏地县
公安备案号:藏公网安备 54252102000001号 ?? 工信部备案号:藏ICP备14000082号 网站标识码:5425210001 ?? 版权所有:阿里地区普兰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
联系电话:0897-2602532

公安备案号:藏公网安备 54252102000001号
工信部备案号:藏ICP备14000082号
网站标识码:5425210001
联系电话:0897-2602532
版权所有:阿里地区普兰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持:西藏传媒集团